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白露秋霜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白露秋霜
携友登高出绣门,凉风习习白云升。
轻烟伴雨共潮起,白鹤轻言断续闻。
蹉跎岁月何借意,仙人台上会真神。
廿载嗔痴成一梦,不宠无惊度余生。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白露秋霜-大江博客

雨,哗哗哗地下着,2017年秋的第一场雨来势汹汹,丝毫没有停歇之意,坐在窗前,指尖划过一张张昨日与金梅凤玲冒雨游仙人台的照片,昨日的山野闲情昨日的欢颜笑语一一在我眼前流淌,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二十年了,二十年前我们一起出游时都还是不谙世事的黄毛小丫头,而二十年后的我们再次放下红尘琐粹相携出游,却都是满脸沧桑的中年妇人了。人生如梦,经过这磕磕绊绊的二十年,我们不再是说来就来说去就去风一样的少年,一次旅行,单位、老公、孩子、公婆,我们逐一告假,竟然是筹备酝酿了许久,最后选下了这个三人同时有空的雨天。

旅行,看的是山水,玩的是心情,聚的是友情!我很庆幸我能有好多这样的姐妹!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更何况我还有那么多个!这二十年来,我们贫也好;富也好;荣也好;辱也好,谁从来也不会嫌弃谁,谁从来也不会笑话谁,我们只会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共度这无可奈何的漫渺红尘。不管是谁去到谁的家里,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来去都是那么的自然,哪怕彼此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一起玩一会手机,或者是相对沉默于我们而言都是那么的和谐坦然。

记得生我儿子那会,她俩每天都到医院探视我,刚刚听说我可以吃饭的时候,凤玲就马上回家给我煮了一大碗面条,上面搁着各色菜肴,拿到病房的时候上面还热气腾腾!一日三顿她总是把饭菜烧好送到医院,那时正月天气她又担心我会冷,每天吹好一盆炭火送到我的床边,但凡下雨她又把吹风机送到医院给我们吹湿衣服,我们没有想到的她总是先我们一步想到,因为有她俩,在条件艰苦的农村医院我竟是没有吃一丁点苦头,凤玲的孩子那时才一岁多家中又没老人帮忙照顾我真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做到的!

贫贱夫妻百事哀,而对于我来说经历最深刻的感受是“贫贱婆媳百事哀”,我的老公兄弟四人,老公是最小的一个,因为我们成家晚,公公过世给我们留下许多债务,婆婆觉得我们是永远无法翻身的咸鱼将会永远贫穷下去!为了这些债务老公一直在外打工,婆婆便看我百般不顺眼!两岁多的儿子有时候偷吃了哥哥家的零食她知道了便要来寻我吵骂,有时我有事请她帮忙照看一下孩子,她又会开骂我娘家的父母,说我为什么不叫娘家的父母看孩子而要她看,更多的时候是什么事都没有她突然看着我重重地发出一声长叹,这一声长叹常常犹如刀子一般剜痛着我的心,一次又一次我站在张塝街头的人群中落泪,一次又一次,凤玲把我领到她的家里劝慰着我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我就像个流浪狗一般一次又一次回到那个冰窖一般的家一次又一次到凤玲家避难······

二十年的媳妇熬成婆,我们终于还清了那些成年烂债,婆婆终于也雨转晴不再对我叹气,称呼我也以“分,儿”相称,在这场长久的战争里,我也从一个忍气吞声的小媳妇练成了一个荣辱不惊的中年女人,现在想来人生所有的苦难都不过是一个个历练自己的劫,我们要么在这些劫里飞升要么在这些劫里沉沦,如果没有凤玲和金梅的默默支持我只怕早就坠入无边的地狱了吧?

金梅一直在外打工,今年她终于决定在家乡找点事做不再外出了,我们三人只有她是独生女,我认识很多人有很多的朋友,和金梅的缘分一定是上辈子留下的,我们都没有上过幼儿园,从上小学一年级第一天相识我们就成了铁杆子姐妹一直到现在,就算我们不在同一座城市,我们的联系从来就没断过,彼此的关心和爱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每每惋惜她的父母没有多给她生个兄弟姐妹,她总是说:“我不遗憾,因为我有你和凤玲这两个姐妹呀!”

“翻手作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在这急功近利的尘世,多少人的友情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珍贵的是我们的姐妹情经过岁月沉淀却愈久弥坚!回首这二十年来万般嗔痴都如梦中一般。林清玄说人过四十在生活中大概都锻炼出荣辱不惊的本事了。是的,春花秋月,我们三姐妹都已淡然,在今后的日子里,你不说,我不说,但是我们彼此都懂,我们会守着心中的净土,不宠无惊地携手走下去。

 

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大江博客 »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白露秋霜
博主微信:欢迎加微一起交流
欢迎加微一起交流,每天分享更多有趣的事儿,有趣有料!
2000人已加
分享到:
赞(0)

说点啥吧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 ☞☞ 登录/注册 !